探险西域3:为何说张骞是中国走向世界的第一人

发布日期:2019-09-09 07:5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元鼎二年(公元前115),张骞光荣地回到了长安,鉴于他的西域之行的强大政治、军事和科学考察之功用,回来之后,汉武帝授予其大行令官职,以示表彰,具体工作也就是负责接待各国使者和宾客,算是专业对口。

  而跟着他回访汉朝的数十名乌孙使者,也是西域人第一次到中原。汉武帝得到乌孙使者送的数十匹良马,这位十分爱马的铁血皇帝更是喜笑颜开。

  第二年,张骞去世。又过一年多,张骞所派遣出使各国的副使大部分也都与该国使者一同回来,这些使者足迹遍及中亚、西亚和南亚各地,据说去得最远的汉使到达了地中海沿岸的罗马帝国和北非。而各国使者来长安回访,更是加强了汉朝和西域诸国的友好关系,从此汉朝的使者更是殷勤往来于西域各国,这种外交活动一年多则十几次,少也有五六次。

  而为了取信各国,这些汉使都用张骞“博望侯”的名头,可见张骞在西域各国的号召力和影响力,可以说东方人和西方人都一同记住了他。

  关于西域的概念,我们在前文作了必要的交代,为了解得更加深入一点,在这里再引用一下《资治通鉴》的完整资料:“西域凡三十六国,南北有大山,中央有河,东西六千余里,南北千余里,东则接汉玉门、阳关,西则限以葱岭。河有两源,一出葱岭,一出于窴(一作于阗),合流东注盐泽。盐泽去玉门、阳关三百余里。自玉门、阳关出西域有两道:从鄯善傍南山北,循河西行至莎车,为南道;南道西逾葱岭,则出大月氏、安息(今伊朗)。自车师前王廷随北山循河西行至疏勒,为北道;北道西逾葱岭,则出大宛、康居、奄蔡(里海、咸海以北)焉。”

  在汉朝通西域以前,西域各国都受匈奴节制,匈奴日逐王曾专门设置僮仆都尉统辖西域各国,奴役其人民。直至公元前60年,西汉政府设置了西域都护府,总管西域事务,新疆地区才正式归汉朝统治。

  张骞通西域的意义无疑是十分重大的,不仅沟通了亚欧大陆交通要道,开拓了著名的“丝绸之路”,密切中原与西域各国的联系,同时促进了东西方经济文化的广泛交流,也为后来西汉政府设置西域都护府打下了坚实基础和良好条件。为此,他完全可以称为“中国走向世界的第一人”。而且他以“持节不失、平等互利、相互尊重、诚实守信”从事和处理国与国之间外交活动,以自己的亲身实践确立了外交活动的基本准则,成为了后世的光辉典范,也可堪称“外交之父”。

  最重要的是,他在外交和科考过程中,还善于学习新知识,发现新问题,除了留意军事地形和情报,还发现了汉人因战斗机动性和装备上不如人家的关键性问题。

  所以回来时带回了“汗血宝马”和“玄铁”( 铸剑用)等样本,以便汉军改进与游牧帝国匈奴作战时的装备和攻击机动性能,为后来卫青、霍去病“金戈铁马、气吞万里如虎”地击败匈奴准备了良好的物质基础和作战思想,从而成就了汉武帝“铁血皇帝”的不世武功神话,功不可没。

  总之,张骞通西域有着多方面的历史价值,所以柏杨老先生把他和发现新大陆的哥伦布相提并论是站得住脚的,立论很充足。 他的西域之行,不仅大大地拓展了中国人的地理知识和人文视野,“而且直接促进了中国和西方物质文化交流,中国精美的手工艺品,特别是丝绸、漆器、玉器、铜器传列西方,而西域的土产如苜蓿、葡萄、胡桃(核桃)、石榴、胡麻(芝麻)、胡豆(蚕豆)、胡瓜(黄瓜)、大蒜、胡萝卜,各种毛织品、毛皮、良马、骆驼、狮子、驼鸟等陆续传入中国。西方的音乐、舞蹈、绘画、雕塑、杂技也传入中国,对中国古代文化艺术产生了积极的影响。”(引自百科资料) 张骞的伟大科考探险之旅,不仅对当时的中国之政治、经济、文化和军事发展产生重要的“拓荒牛”般促进作用,还对此后的东西方发展格局具有极大的影响力和时代穿透力,让人们彻底记住了这“第一个吃螃蟹”的英勇探险家。 后来,鉴于乌孙王不肯东还,汉朝为了隔绝匈奴与羌人部落的联络通道,便在浑邪王旧地设置酒泉郡以及武威郡,并迁徙内地百姓来开荒屯垦,成了边防一道有效屏障。张骞通西域后,汉朝使团(商团)曾络绎不绝地往来出使,老地方论坛33648,大的一行数百人,小的也有一百多人,“山间铃响马帮来”,驼铃响处,边境贸易繁忙,以后随着对西域的逐渐熟悉,这种热情才有所下降,使团(商团)人员以及所携之物便逐渐减少。 最值得一提的是,由于汉武帝得到大宛出的汗血宝马,爱得发疯,还命名为“天马”,为了投其所好,于是去大宛搜求的汉使者如过江之鲫,还由此引发了一场被柏杨先生称为“不荣誉”的天马之战,为了三千余匹汗血宝马不惜伤亡十万将士,呜呼哀哉。